History
Finance
Properties
Member List
Board Member
Press Releases
Concerts
Charity Performing
Practice Schedule
Meeting records
Lyric
Misc
Photos
Songs
Videos
Austin Chinese Choir
NTU Alumni Chorus
The Dragon Singers
 

http://longyusheng.org/filelecture10-2.html

王国维推演其说,把来谈词,也有所谓三种境界的说法。他说:

  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晏殊蝶恋花》)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柳永凤栖梧》)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辛弃疾青玉案元夕》)此第三境也。

《人间词话》卷上

  这第一境是说明未入之前,无从捕捉,颇使人有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之感。第二境是说明既入之后,从艰苦探索中得到乐趣来。第三境是说明入而能出,豁然开朗,恰似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对于前人名作的欣赏,以及个人创作的构思,也都必须经过这三种境界,才能做到真实为吾所有而外物不能夺

http://epochtimes.com/b5/5/12/15/n1151667.htm

青玉案 辛棄疾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解釋:
1.
花千樹:指燈火。
2.
星如雨:比喻燈火像萬點流星。
3.
玉壺:用玉裝飾的宮漏,古代宮中用以計時的器具。
4.
蛾兒:婦女戴在頭上的裝飾品。
5.
雪柳黃金縷:金線撚絲做成裝飾品。
6.
驀然:忽然。
7. 闌珊:微弱、稀疏。

白話宋詞:
正月十五元宵節的晚上,東風吹來,燈火在夜空下,遠遠近近,閃閃搖搖的,像千樹銀花,又像是被吹落的滿天星雨。
華麗的馬車一走過,滿路飄香。那悠揚的鳳簫聲中,計時的玉壺光閃閃的轉動著;魚燈、龍燈的舞動也徹夜不息,真是熱鬧極了。
在這個佳節良宵裏,女孩們都爭新鬥豔的在頭上裝飾著蛾兒,並垂下黃色的金線;每一個人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笑語盈盈的去賞花燈。
在這麼熱鬧的場合裡,我尋找她,不知幾千回了,都尋找不到他的倩影。正當我失望惆悵的時候,不經意間,我一回頭,啊!我苦苦思念,尋找的人兒,卻獨自站在那燈火稀疏的地方啊!

詞的故事:
這首詞真熱鬧!有像流星那般多的花燈,有載著貴夫人的華麗馬車,轉動個不停的魚燈、龍燈,有用玉裝飾得光閃閃的玉壺,還有女孩的笑語。
這麼喧嘩的場面,作者卻寂寞的穿梭在人群中,到處尋找,找他心中的俏佳人。但他尋了千百次,望穿了人群,還是不見佳人的蹤影。正在傷心絕望時,不經意的一回頭,那站在稀稀疏疏燈火下的人兒,不正是她嗎?
經過這一番折磨,見到時的喜悅,更是文字所無法形容的。所以,王國維曾說古今以來成大事、做大學問的,總會經過三種艱苦的境界,而辛棄疾這句「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就是第三個境界,也就是有成就以後的心境最佳寫照了。

http://guxiang.com/shici/songci/liuyong/dienianhua.htm

蝶恋花

柳永

  伫倚危楼风细细,(2)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3)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
(4)对酒当歌,(5)强乐还无味。(6)衣带渐宽终不悔,(7)为伊消得人憔悴。

【注释】  
  (1)此词原为唐教坊曲,调名取义简文帝翻阶蛱蝶恋花情句。又名《鹊踏枝》、《凤栖梧》等。双调,六十字,仄韵。
  (2)危楼:高楼。
  (3)黯黯:迷蒙不明。
  (4)拟把:打算。疏狂:粗疏狂放,不合时宜。
  (5)对酒当歌:语出曹操《短歌行》。当:与意同。
  (6)强:勉强。强乐:强颜欢笑。
  (7)衣带渐宽:指人逐渐消瘦。语本《古诗》: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简析】
  这是一首怀人词。上片写登高望远,离愁油然而生。伫倚危楼风细细危楼,暗示抒情主人公立足既高,游目必远。伫倚,则见出主人公凭栏之久与怀想之深。但始料未及,伫倚的结果却是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春愁,即怀远盼归之离愁。不说春愁潜滋暗长于心田,反说它从遥远的天际生出,一方面是力避庸常,试图化无形为有形,变抽象为具象,增加画面的视觉性与流动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其春愁是由天际景物所触发。
  接着,草色烟光句便展示主人公望断天涯时所见之景。而无言谁会句既是徒自凭栏、希望成空的感喟,也是不见伊人、心曲难诉的慨叹。无言二字,若有万千思绪。
  下片写主人公为消释离愁,决意痛饮狂歌:拟把疏狂图一醉。但强颜为欢,终觉无味。从拟把无味,笔势开阖动荡,颇具波澜。结穴衣带渐宽二句以健笔写柔情,自誓甘愿为思念伊人而日渐消瘦与憔悴。终不悔,即之死无靡它之意,表现了主人公的坚毅性格与执着的态度,词境也因此得以升华。
  贺裳《皱水轩词筌》认为韦庄《思帝乡》中的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疑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诸句,是作决绝语而妙者;而此词的末二句乃本乎韦词,不过气加婉矣。其实,冯延已《鹊踏枝》中的日日花前常病酒,镜里不辞朱颜瘦,虽然语较颓唐,亦属其类。后来,王国维在《人间词语》中谈到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被他借用来形容第二境的便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大概正是柳永的这两句词概括了一种锲而不舍的坚毅性格和执着态度。

http://epochtimes.com/b5/5/12/15/n1151667.htm

蝶恋花

【宋】晏殊

槛菊愁烟兰泣露
罗幕轻寒
燕子双飞去
明月不谙离恨苦
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
望尽天涯路
欲寄彩笺无尺素
山长水远知何处

【简析】

庭园中,秋菊蒙着淡淡的烟霭, 似在脉脉含愁。香兰沾着晶莹的 露珠,似在轻轻啜泣。兰、菊皆 著愁之色彩,则主人公是愁中观 物,不言而喻。室内罗幕不御轻 寒,双燕早已飞去,则主人公单 寒落寞,可以体会。偏是那明月 不解离人正苦,彻夜到晓把清辉 投进朱户,惹得主人公彻夜失眠 ,离愁别恨更加深重。上片用比 兴之笑,层层写出主人公用情之 忠实深厚。下片另拓词境。主人 公登楼望远,但见西风过后,碧 树凋零,这情景正象喻爱情横遭 摧残。主人公心中的无限悲凉, 遍布于天地之间。他把无尽的情 思怨慕,写进了彩笺尺素,欲寄 与离散远方的佳人,可是望尽天 涯,山长水阔,却不知佳人何处 !主人公之希冀求索, 亦伸延于天地这间矣。